恩奇都

占tag致歉

找文,白港黑侦的,好像只有一篇,忘了哪位太太写的了。

山海默示录

  凤凰,亦作“凤皇”,古代传说中的百鸟之王。雄的叫“凤”,雌的叫“凰”,总称为凤凰,亦称为丹鸟、火鸟、鶤鸡、威凤等。常用来象征祥瑞,凤凰齐飞,是吉祥和谐的象征。

  凤凰和龙的形象一样,愈往后愈复杂,最初在《山海经》中的记载仅仅是“有鸟焉,其状如鸡,五采而文,名曰凤皇”,甚至还有食用的记载,《大荒西经》:“沃之野,凤鸟之卵是食, 甘露是饮”,《证类本草》云“诸天国食凤卵,如此土人食鸡卵也”,宋代凤髓被列为八珍之一。而到最后却有了麟前鹿后,蛇头鱼尾,龙文龟背,燕颌鸡喙,成了多种鸟兽集合而成的一种神物。

  自秦汉以后,龙逐渐成为帝王的象征,帝后妃嫔们开始称凤比凤,凤凰的形象逐渐雌雄不分,整体被“雌”化。

  凤凰共有五种,即五凤,《小学绀珠》卷十:“凤象者五,五色而赤者凤;黄者鹓鶵;青者鸾;紫者鸑鷟,白者鸿鹄”,现代网络有为今人谎造、讹传的版本,以朱雀为凤凰中赤者,实为大错。

  《淮南子》:“羽嘉生飞龙,飞龙生凤皇,凤皇生鸾鸟,鸾鸟生庶鸟,凡羽者生于庶鸟。”认为凤凰是飞龙之子,但《大藏经》有:“羽嘉生应龙。应龙生凤凰”,认为凤凰是应龙后裔。

  “凤”和“凰”原指两种五彩鸟,凤是凤鸟,凰则是皇鸟,《山海经》曰:有五采鸟三名,一曰皇鸟,一曰鸾鸟,一曰凤鸟。

  凤凰种类繁多,因种类的不同其象征也不同。传说中共有五类,即五凤:

  太史令蔡衡曰:凡像凤者有五色,多赤者凤,多青者鸾,多黄者鵷雏,多紫者鸑鷟,多白者鸿鹄。

  除了凤、凰、鸾三种以外,比较有名的还有鸑鷟、鹓鶵、鵔鸃、鹔鹴、翳鸟、鹖、鹑、鹄、焉、鶠、鵾鸡等别称或种类,还有说法将大鹏、帝江(帝鸿)、重明鸟也归到凤凰之类。各种名称或种类之间关系密切,说法众多。

  凤:

  《论语谶》曰:“凤有六象九苞。”六象者,头象天,目象日,背象月,翼象风,足象地,尾象纬。九苞者,口包命,心合度,耳聪达,舌诎伸,色光彩,冠矩朱,距锐钩,音激扬,腹文户。行鸣曰归嬉,止鸣曰提扶,夜鸣曰善哉,晨鸣曰贺世,飞鸣曰郎都,食惟梧桐竹实。故子欲居九夷,从凤嬉。物飞而生子。

  鸾:

  瑞鸟也。

  张华注曰:鸾者,凤凰之亚,始生类凤,久则五彩变易,其音如铃。周之文物大备,法车之上缀以大铃,和鸾声也,故改为鸾驾。

  鵷鶵:

《山海经·南山经》:“(南禺之山)佐水出焉,而东南流注于海,有凤皇、鹓鶵。”郭璞注:“亦凤属。”

《庄子·秋水》云:“南方有鸟,其名鹓雏,非梧桐不止,非练实不食,非醴泉不饮。”

  鸿鹄:

 《说文》:“鸿,鸿鹄也。”又:“鹄,鸿鹄也。”王氏句读云:“鸿鹄二字为名,与黄鹄别。此鸟色白,异于黄鹄之苍黄也。”博物志云:“鸿鹄千岁者,皆胎产。”按:尔雅翼云:“鹄即是鹤音之转,后人以鹄名颇着,谓鹤之外别有所谓鹄,故埤雅既有‘鹤’,又有‘鹄’。盖古之言鹄不日浴而白,白即鹤也。鹄鸣哠哠,哠哠鹤也。以龟、龙、鸿、鹄为寿,寿亦鹤也。故汉昭时黄鹄下建章宫太液池而歌,则名黄鹤。神异经鹤国有海鹄。其余诸书文或为‘鹤’,或为‘鹄’者甚多。以此知鹤之外无别有所谓鹄也。”

  鸑鷟:

  此鸟为凤凰之佐。《禽经》云:凤之小者,曰鸑鷟。五彩之文,三岁始备也。《国语》曰:周之兴也,鸑鷟鸣於岐山。

  形象习性:

  据《尔雅·释鸟》郭璞注,凤凰外形特征是:“鸡头、燕颔、蛇颈、龟背、鱼尾、五彩色,高六尺许”。《说文解字》载:“凤之象也,麟前鹿后,蛇头鱼尾,龙文龟背,燕颌鸡喙,五色备举。出于东方君子之国,翱翔四海之外,过昆仑、饮砥柱,濯羽弱水,暮宿风穴,见则天下大安宁。”

  凤凰性格高洁,“非梧桐不止,非练实不食,非醴泉不饮”。

  《山海经·图赞》载,凤凰身负五种像字纹:“首文曰德,翼文曰顺,背文曰义,腹文曰信,膺文曰仁。”《抱朴子》对此解释:“夫木行为仁,为青。凤头上青,故曰戴仁也。金行为义,为白。凤颈白,故曰缨义也。火行为礼,为赤。凤嘴赤,故曰负礼也。水行为智,为黑,凤胸黑,故曰尚知也。土行为信,为黄。凤足下黄,故曰蹈信也。”

  凤凰习性的差异

  在中国传统文化中,凤凰与梧桐树有密切的关系。由于梧桐树高大挺拔,为树木中佼佼者,自古就被看重。古人常把梧桐和凤凰联系在一起。凤凰是鸟中之王,而凤凰最乐于栖在梧桐之上。比如在《诗经·大雅·卷阿》里,就有关于梧桐的记载:“凤凰鸣矣,于彼高冈。梧桐生矣,于彼朝阳。菶菶萋萋,雍雍喈喈。”这首诗说的是梧桐生长的茂盛,引得凤凰啼鸣。菶菶萋萋,是梧桐的丰茂;雍雍喈喈,是凤鸣之声。

  在庄子的《庄子·秋水篇》里,也说到梧桐。在说到庄子见惠子时说:“南方有鸟,其名为鹓雏,子知之乎?夫鹓雏,发于南海而飞于北海,非梧桐不止,……”在这篇文章里,也把梧桐和凤凰联系在一起,这里的“鹓雏“就是凤凰的一种。他说凤凰从南海飞到北海,只有遇到梧桐才落下。

  “凤”、“风”二字同音、同义、同字、通用。《禽经》:“凤禽,鸢类。越人谓之风伯。飞翔,则天大风。”

  黄帝即位施惠。承天一道,修德,唯仁是纡,宇内和平,未见凤皇。唯思其象,夙昧晨兴,乃招天老而问之曰:‘凤象如何?’天老对曰:‘夫凤,鸿前,鳞后,蛇颈而鱼尾,龙纹而龟身。燕颌而鸡喙。戴德、负仁、抱忠、挟义,小音金,大音鼓。延颈、奋翼、五彩备举,鸣动八风,气应时雨。食有质,饮有仪。往即文始,来即嘉成。唯凤为能通天祉、应地灵,律五音、览九德。天下有道,得凤象之一则凤过之。得凤象之二则凤翔之,得凤象之三则凤集之。得凤象之四则凤春秋下之。得凤象之五,则凤没身居之。黄帝曰:“于戏,允哉!朕何敢与焉?”于是黄帝乃服黄衣、戴黄冕,致斋于宫,凤乃蔽日而至。黄帝降于东阶,西面,再拜,稽首曰:‘皇天降祉,不敢不承命。’凤乃止帝东园,集帝梧桐,食帝竹实,没身不去。

T:在心中排前三的小说/漫画是...?

《天行轶事》《恶魔之谜》《文豪野犬》

爷青回

黑肉一:

今天份的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

宣传!

最近画画特别有心得,漫画上线时候我大概能画画贺图?


先来看看动态漫吧!!!

家:序

  人们惧怕死亡,却被死亡所吸引。这是我最喜欢的一句话,我渴望死亡,那是我梦寐以求的东西。

    我出生在乡下,那里虽然不是很穷,但也比其他我见过的村落要好,虽然也好不到哪去。

  我的家里并不富裕,爷爷奶奶每天都要出门干活,父母也都在外地打工。你们只要好好学习就好了,考个好成绩就好。这样的话每天都会听到,这使我感到厌烦。

  我跟家里的关系并不怎么好,除了爷爷奶奶关系还不错,但也只是伪装的。冷漠才是人的本性,不假掩饰是正直的人。

  我的家,其实就是块玻璃,因为它是易碎的,为什么不是镜子?毕竟它也是易碎的,原因是因为我觉得玻璃可能廉价一点吧,如同这个家。

  幼稚园的时候,我看见了第一道裂痕,因为钱而产生。那是一天晚上,爷爷打完牌回来,奶奶看见了,问他去了哪。一听是打牌输了钱就没有好脸色了,他们开始互相撕扯,最后打了起来。

  我不记得他们是怎么停止他们的战争的,但无所谓,因为以后肯定还会出现相同的事。事实上证明我是对的,我冷眼看着这一切再次发生,转身回了房间。

  后来幼稚园的老师问我们最近在家里做了什么,我将那一切如实汇报。她有些吃惊我的反应,问问我为什么,我回答说没有为什么,只是因为与我无关,不要多管闲事。毕竟没有任何好处。

   @我是一只刀子精 我开新文了,以前在快点上写的文有可能在这里填后续。

  不要代入自己,视角不定,可能是主角视角也可能是上帝视角。

存活意义

   我应该去死……你这么想到,活着于我而言已经毫无意义,为什么不去死?一边走过黑暗的走廊一边想到,为什么要活着?明明是件毫无意义的事。

  到底是什么时候想要去死的呢?你不记得了,你停下脚步,因为已经到了你的房间了。你走进了房间,拉开灯,然后取下了墙上的画框,在那后面是一个暗格。

  暗格里面只有一个上了锁的日记本,输入密码后你打开了日记,以对话的形式写下了今天所发生的事:

  今天她把我关在了杂物间。

  你应该试着去抵抗她。

  我做不到。

  为什么做不到?只是你太过懦弱而已,你是个懦夫。

  ……

   怎么?被我说中了?

   如果他们没有给我转校就好了……

   你应该知道的,不存在什么如果。

   我知道,但他们要是听了我的意见就好了。

   真是可笑,他们只是通知你,你并没有选择的余地不是吗?

  你咬着嘴唇写道:我知道……但我还是想再和他们沟通一下。

  你在想什么呢?明明就是不可能的事你还要想去尝试?你要是想被打就去试。

  ……

你把日记写到了这,放下了笔,把写了字的那一面撕掉了。写下了新的日记:

  今天是美好的一天,跟过去一样。希望每天都是这样美好的一天。

  你准备合上日记,却听到了你自己的声音:“今天不是美好的一天,跟过去一样。我不希望每天都是这样的一天,它太糟糕了。”

  你转过头,看见了你自己。穿着和服的你。

  你又出现幻觉了,你这样想,你打开床头柜准备找药。“你在逃避什么?”身着和服的你这么说。“……”你停下了翻找的动作。“你在逃避什么?你逃避那糟糕的一切?别想了,他永远会是你的梦魇,你一辈子也逃避不了。因为你没有勇气。”

  是啊,你没有,你是个一无所有的人。在各个方面都平平无奇。只是因为成绩你才进了一所好学校。

  所以你在学校备受欺负。没有人帮你,因为你没有朋友,一个也没有。在日复一日的欺凌中,你产生了幻觉,并开始幻听。

  “……我一无所有,为什么要活着啊?我不该活着的,好累啊,好想去死。活着太累了”你喃喃自语。

  “与我一起吧,通往那黄泉比良坂,那极乐净土,从这个氧化的世界中醒来吧!”

  你打开了窗,从那跳了下去。

  温热的血从额头流下。人到底是为了什么而活的呢?为什么会有人想要活下去,明明毫无意义,和过去的你一样。你闭上了双眼去往了心目中的极乐净土,你得到了不再醒来的长眠。

T:这是一个倾述压力的树洞

好烦啊,父母整天问你成绩,不好就骂,成绩单衡量一切,他们又经常闹矛盾,你姐差点掐死你,我好想去死啊